无名

只有一个无名之人,死里求生,死里求生

二狗和馋猫

#灿白同人  校园梗

    朴灿烈出众的身高和外貌,“意外”获得了来自少女们的情书,大多是粉色的信封,大大小小,还包裹着一些东西。
   

    朴灿烈搭着单肩包,叼着棒棒糖,一手拿着一沓粉色信封,瞥见边伯贤趴桌上补眠,鸦睫轻颤。

    “嗳,边伯贤,我又收到情书了。”朴灿烈把信封放在一旁,空出手揉了揉边伯贤头发,柔软的发丝缠绕指尖,又顺了顺毛。

    那人抬手拍掉朴灿烈的狗爪,手背抹一把睡觉时嘴边淌下的口水,睡眼惺忪,连声线都带着些许慵懒,“又有吃的了?”尾音变调得细微上扬,揉揉半眯的眼,瞪了瞪,看向桌上的情书。

    朴灿烈捏一把边伯贤在巧克力滋润下越发圆润的小脸蛋,适时地收手,面对着边伯贤,坐在前桌,托腮,嘴边挂上恶劣的笑,“念一封,给一块。”

    “嘁,谁稀罕。”边伯贤白了朴灿烈一眼,怕离人太近似的,抱臂往后靠去了。朴灿烈夸张地模仿边伯贤的釜山口音,拆开一封鼓鼓的情书,是一块包装精致的心形巧克力,仿佛排练了很多次,顺手地把情书抽出,递给边伯贤。

    于是收到边伯贤一记白眼球,他托腮看着面前的人儿打开信纸清了清嗓子,念。

    “亲爱的朴灿烈学长...”

    “哪个丫头写的,竟敢直呼本帅大名!”

    “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谁...”

    “丫头你这不是废话吗?”

    “但是人家已经注意你好久了...”

    “不注意还能给我送情书吗哈哈哈太搞笑了吧!”

    “...朴灿烈,闭嘴。”边伯贤紧闭双唇,狠狠剜了朴灿烈一眼。朴灿烈“莞尔一笑”,倒是一副欠扁模样,上扬的桃花眼,笑意盈满,拿起巧克力在人儿眼前晃了晃,贱兮兮地做出拉链封嘴的动作。边伯贤忍住怒气,顺了顺自己额前的碎发,又念起来。

    “从第一次在篮球场见到你,我就...”

    朴灿烈双手托腮,撑在桌上,看着边伯贤。微长的刘海,被不知哪来的风吹动,露出一双含着繁星的下垂眼,薄唇一张一合,不时停下,伸出俏皮的小舌舔唇,细细碎碎的阳光透过洁净玻璃窗,恰到好处地打在他的白衬衫上。

    这让朴灿烈移不开眼,他痴了,他想一直就这么看着他。

    “朴灿烈啊,我想,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边伯贤抬眸,眼底瞬息闪过一丝诧异,抑或是,惊喜,但他很快掩藏住了情绪,故作嫌弃地“噫”了一声,把念完的情书扔在一旁,伸出手。朴灿烈意味不明,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朴灿烈觉得边伯贤的手有点凉,比起自己的手要软一些,指节并不明显,手指也很修长,但不大,似乎一抓就能把他的手紧紧握住,不能挣脱。

    边伯贤愣了两秒之后,颇为嫌弃地甩开朴灿烈的手,手背还不小心敲到了桌边,于是一边倒吸冷气,轻揉手背,一边飞扬跋扈,“喂!我要巧克力,不是你的狗爪!”用完好的那只手恶恶地拍了朴灿烈的肩膀,又嘟囔着手疼。

    朴灿烈只觉得,这样张牙舞爪又并无实际杀伤力的小猫可爱至极。

    朴灿烈笑笑,伸出两只空空如也的手,佯装一脸无辜,道,“趁你念的时候拿给鹿晗去分了,没了。”

    “朴——灿——烈——!!”

    许是因为自己念了情书却没得到巧克力,许是忿忿本该是自己的巧克力给了别人,又或是他实在不想再给朴灿烈念情书,反正,边伯贤适时地,炸毛了。

    朴灿烈冲边伯贤龇牙傻笑了一番,脚底抹油就跑了出去。边伯贤拿着情书就“杀”了过去,恶狠狠地一记跳起“情书扣杀”,朴灿烈倒是乐在其中,放慢了步子还怕边伯贤追不上打不到,略微蜷着身子用手护头,像一只跳来跳去的大虾,还十分配合地“哎哟哎哟”叫唤,做出“停”的手势向边伯贤求饶,“伯贤大人,我错了~”

    边伯贤停下,叉着腰,有些气喘,胸膛上下起伏,面颊微红,睨着朴灿烈。朴灿烈又凑近些,“再说了,我这么敬您爱您,怎么舍得把巧克力全给那帮小兔崽子。”说着,笑着从裤子口袋掏出心形巧克力,塞在边伯贤手里,“特地给您留的一块,爱您。”于是捂着耳朵,飞速冲回教室。

    果不其然,身后传来边伯贤的“恶龙咆哮”:“朴灿烈!你从屁兜掏出来的我才不要!!”

    然后就上课了。

    期间收到来自边伯贤的无数记踹凳子以及弹后脑。

    然后下课时朴灿烈在垃圾桶看见了眼熟的巧克力包装纸。

    哪个小馋猫吃的?

    谁知道呢。



好久不写东西,灿白太可爱了
希望他们能一直没有忧虑开开心心下去
加油啊
主页有更多小段子,喜欢的点个小心心再走吧
有什么好的梗吗,求推荐求私信

性感武当在线提供观相卜卦牵红线服务
以及
花和美人,暗香真好看,哧溜——

大师怀里很温暖,小暗香喜不喜欢?

华山拍照好啊,一下雪就可以和心爱的人共白头了。

华山自带美颜效果好评。

啾一口小暗香,暗是暗恋的暗,香是香艳的香 @大猪阿逸是橘子

【少暗】孤岛

孤岛Ver.少林

无名僧和尚x亡命徒暗香

PS:大概写了三星期吧,忙这忙那拖来拖去,你拖我也拖的,就是人有多大胆文能拖多晚。  @大猪阿逸是橘子 和小暗香一起联的。这主和尚视角,戳暗香主页,两篇一起食用更佳。

莫名其妙被河蟹,沉默,一张图太大发上去全是糊的还得裁成多张´_>`

灵感是叶圣陶杯上面看到的一篇文章,觉得很适合少暗的人设,改写的´_>`

随缘罢。

    “喂,双人轻功,做不做?”

    “好。”

    两道白色身影裹挟清风,踏着虚空先后飞起,划破空间留下白色虚无印记。

    “少侠,你与队友失之交臂”

    ???

    “你怎么老摔,是笨蛋吗?”

    “没有没有,道长,衣服好看,我想拍照,就忘记轻功了...”

    “道长好看还是衣服好看?”

    抿着唇似是认真思索了一番,坦诚地说。

    “道长好看,道长不穿衣服更好看。”

    “笨蛋。”


双...双人轻功!
超棒特效两条龙在旁边飞!简称双龙??
还因为拍照忘记摁轻功,被摔下来摔残过,实在是——太惨了

人面桃花相映红啊,捏了很久,终于——终于变好看了

选择障碍症

#灿白同人    同居梗  原创

        清晨微光穿透落地窗映衬鹅黄色帘布,木质地板散落斑驳光影,照射出空气中细微尘埃。

        “什么口味的比较好...”

        踢踏着家居拖鞋,颀长身影笼罩一件并不合身的宽松纯白T恤,过长衣摆遮挡刚刚过臀,修长笔直双腿暴露于空气,奇怪暧昧瘀痕附着其上。

        “草莓味的牛奶酸甜的很好喝啊——可是巧克力牛奶也很香...”

        环抱手臂眸光紧盯冰箱里一排不同口味的牛奶小声嘟囔。像是想到了什么,竖起食指指点几瓶牛奶,轻呼出声。
   
   
        “纯牛奶特别经典,香蕉牛奶最特别!”
   
   
        无法从若干人或事物中进行抉择,无法挑选出适合要求的物品。长久站立在冰箱面前冷气激起皮肤上细小颗粒。
   

        “唔,好像都蛮好喝的...嘶——冷。”
   

        略微烦躁般抓了抓本就蓬松一团的栗色短发,鼓弄腮帮气呼呼关上冰箱,摸搓着手臂试图消掉疙瘩。走回沙发边便直愣愣倒了下去。
   
   
        “嗷——”
   
   
        还敲到脑袋了。
   
   
        啧,不顺的早上。
      

        边伯贤仰头枕在沙发靠背,呆望天花板上凸起的细小花纹,掐指一算,喟叹出口,得下诸事皆不顺,需逆天改命之说。耳畔突然传来那低沉清朗的磁性声线。
   
   
        “怎么了,宝贝儿?”
   

           噢,是无赖朴灿烈。
   
   
        拖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伴随愈发靠近的脚步声,自己却决定阖眸假寐,直至感受到身旁沙发背轻微凹陷,他温热大掌撑在沙发两侧,膝盖跪压在两腿旁,甚至他鼻息的热气已经喷洒在锁骨。蹙眉睁眼顺势一记卫生眼球送了过去,起身却因撞到男人高挺鼻梁而再次陷回沙发。
   
   
        “鼻子塌了,宝贝儿你得负责噢~”

        无视男人捂着鼻子并且自以为帅气撩人实则如同面部肌肉抽搐的wink,阖眼瘫回沙发。

       “...朴灿烈,你说牛奶的口味为什么这么多,多选题...唔!”多选题做不来啊——

        嘴唇覆上的温热堵住未完的话语,脑子反应过来正要狠一口咬男人的唇时那人已狡猾地离开,末了意犹未尽地舔一口翻身贴着坐到对面茶几上翘着二郎腿一脸餍足的欠扁模样。

        手臂刚消下去的鸡皮疙瘩再次出现,边伯贤几乎是咬着牙忍住一拳揍上去的冲动,怒意满满地踢踢男人的小腿,而朴灿烈却似乎很满意人儿炸毛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掩起嘴清了清嗓子,起身慢悠悠走到冰箱前。
   
   
        “你喜欢的,就那你喜欢的就好。
   
        “选择障碍其实很好克服。就看着你喜欢的,就好了。
   

   
        自己并不清楚那个平时神经大条还极爱捉弄自己的男人是以怎样的表情说出这番难得的人话,神经线还未将朴灿烈话语的含义转译到大脑,从耳孔传来的人儿的温柔磁性的声线就已打乱了心脏律动,泛起的圈圈涟漪晕染,似要将呼吸都止住。
   

        “就像其他人你都不喜欢,偏偏喜欢我朴灿烈一样。

        看着他因弹吉他而被修得圆润的指尖划到包装画着草莓的牛奶上,拿下,转头望向眼神迷离坐在沙发上的边伯贤,翘了嘴角。
   

   
        “不用想太多。
   
        “喜欢就好。”
   

   
        他将草莓牛奶放在面前茶几,那双漾着水光的桃花眼含笑,不经意之间便似要被他吸入魂魄。一时失神,时光飘忽,这就一生。

        愿溺了这双眸子,不用太久,一辈子就够。

        朴灿烈唇畔噙笑,凑近边伯贤伸指揉弄他头上顶着的不雅"鸟窝",放大后他的五官就这样摆在边伯贤眼前,黑曜石般的眸子,高挺的鼻梁,丰满有质感的下唇...颊侧忽然传来的温热感催醒了他,看朴灿烈得意的笑靥和走去厨房的背影。

        “做早餐。啊——对了,你最好把裤子穿上,我自制力不强,不介意在吃早餐之前先吃了你的,嗯?~”

        “操,朴灿烈,老子爱遛鸟就遛鸟,关你屁事。还有,我要吃吐司!”

        抬手挺胸深吸一口气伸个懒腰,打个大大的呵欠,盯着茶几上牛奶包装上大大的草莓图案,三,二,一。起身开冰箱毫不犹豫拿了一瓶纯牛奶,摆在草莓牛奶旁边。

        嗯,你喜欢的。

        喜欢就好。

想象过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小吵小闹,互相调戏又互相包容,深爱着对方。就算是一些小举动小习惯,也充满温馨,希望大家喜欢。

如果有好的梗,想看的梗,欢迎私信我!!
喜欢的戳个小心心再走
或者点个大拇哥儿:D
嘻嘻,看上本先生的请戳主页,爱您!!

早安,灿白。

#灿白同人    同居梗    原创

        边伯贤靠着床头刷着粉丝们留言,葱葱玉指轻滑屏幕,时不时嘴角上扬,亦或是噗嗤笑出声,又时不时蹙起眉头撇下嘴角,咬咬嘴皮子,也不知在想什么。

        “咔哒”,朴灿烈从浴室出来了,边伯贤只瞥了一眼...见男人穿着黑色衣物,又撇了撇嘴角,似是有些失落,又低头玩手机。

        朴灿烈耷拉着拖鞋,晾干脚丫钻进被窝,蹭到人儿身边,抬手撩开边伯贤的刘海,怕遮了边伯贤视线。刚沐浴结束的缘故,手掌温暖又有些湿润,边伯贤觉得,被朴灿烈不经意触碰的额头都温热起来,身边萦绕着自己同款沐浴露的气息...

        “朴灿烈,你又用老子沐浴露。”

        边伯贤坐直了,略仰着下巴,把手机放一边,抬手揉乱朴灿烈的头发,肯定地说道。

        “嘻嘻,难道你不喜欢我的味道吗,你也是一样的味道哦。”

        果然,又在耍无赖。

        边伯贤在心里的记仇小本本默默画下一笔,哼了一声,拿起手机接着刷留言,不过是多了个朴灿烈在旁边一起看着罢了。

        “你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多久?”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的眸子,突然问道。

        边伯贤略显猝不及防,眸子细微闪动,转头看朴灿烈,发现人儿离自己近的鼻尖差点贴上去了,又退开了些。

        就算慌,咱边爷也不能怂!

        “咳,当然是等我对你厌倦了为止。”

        两人的呼吸彼此缠绕,心,好像也是这么近。

        朴灿烈倒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位刀子嘴豆腐心傲娇小爷的回答,咧开了嘴,一口大白牙。

        “那可就麻烦了。操蛋的,得到死为止。”

        只沉默了一会儿,两人相视一笑,都笑开了嘴,接着刷留言去了,只不过朴灿烈的手臂给边小爷当了靠枕,而边小爷的脸边多了一丝绯红,罢了。

嘻嘻,喜欢的戳个小心心嘛
或者点个大拇哥儿,爱您!!
求私聊推荐梗啊,真是感激不尽了:D

晚安,灿白。

或许你喜欢小白狗吗

#灿白同人    校园梗   原创禁转载

    那会儿两人走楼梯,边伯贤非要让朴灿烈比他低一个台阶,这样站起来他就能比朴灿烈高半个头,然后睨着下垂眼儿翘起唇角特别嘚瑟的俯视朴灿烈。朴灿烈就抱着满脸得意的人的腰,越搂越紧,贴在那人耳边吐热气。

    “小伯贤这是把锁骨送到我嘴边边上了,怎么的,暗示啥呢......嗯~”

    末了,还气韵百转的“嗯”一声,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两人走平地,边伯贤也爱走前头不远不近的牵着朴灿烈。朴灿烈问他,“你干嘛呢。”
 
    边伯贤依旧嘚瑟,说,“遛狗。”
 
    朴灿烈长臂一捞一用力就把弱不禁风的边伯贤给拽了回来,还顺便转了个三百六十度浪漫旋转圈,正好给塞进怀里。
 
    朴灿烈弯着上扬的桃花眸子望着他,调笑说,“小伯贤喜欢遛狗?那喜欢和狗睡吗?一张床的那种......嗯~”

    一定要贴着人的耳朵,然后就可以看到边伯贤小脸浮上那层淡淡的红晕,可爱极了。

现在想起来,那些美好的时光,总不会消失的,希望他们之间的爱也是。

晚安,灿白。

戳头主页有更多小段子
喜欢的戳个小心心再走噢~~嘻嘻。
贪心一点,还想要小粉丝:D

我们的书包

#灿白同人  原创禁转载

    总能见到学校外的林荫路上,一个大个子和一个小个子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伯贤,你的书包好重,我帮你背吧。”

    “还好,我自己来就好了。”

    “本来就不高,包还这么重。”

    “喂朴灿烈!找死吗?要不要来干一架!”

    “嘿嘿,开玩笑,伯贤,你会合气道啊,我哪里干得过你。”

    于是,你大约会看到,那个大个子走在小个子后头,小个子固执的抓着自己的书包带子,大个子伸手托着书包底部,不时在前头那人耳边说着什么,两个人都笑开了。

    回想起那个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喜欢的戳个小心心吧!!爱你!
早安,灿白。